分享缩略图

最后秘密街道剧情介绍 - 秘密研究所

分享到:
链接已复制
首页> 新闻中心>

四年了!美国还会有多少“弗洛伊德最后秘密街道剧情介绍 - 秘密研究所多少“弗洛伊德”?

2024-05-28 20:53:41

来源:总台环球资讯广播

分享到:
链接已复制
字体:

当地时间5月25日,是美国非洲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去世四周年的日子。

四年前的这一天,弗洛伊德在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被逮捕时,遭白人警察跪压颈部长达9分半钟,其间喊了27次“我不能呼吸”,最终身亡。

在今年“5.25”纪念日到来之际,弗洛伊德的家人再次呼吁美国国会通过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乔治·弗洛伊德警务公正法案》(以下简称《弗洛伊德法案》)。

弗洛伊德的兄弟菲洛尼斯强调,“美国需要改变”。

“他们(警察)把你当作目标,仅仅因为你是有色人种……归根结底,如果他们能制定联邦法律来保护白头鹰这种鸟(美国国鸟),那么他们就能制定联邦法律来保护有色人种。”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截图

美国总统拜登也借此机会发表声明称,“弗洛伊德今天本该还活着”,他的死“提醒我们,我们的国家从未完全实现其最高理想,即在法律面前为所有人伸张正义”。

“因此,我将继续敦促国会通过旨在明确执法责任的《弗洛伊德法案》,并把它送到我的办公桌上。”

△美国白宫官网报道截图

“死于美国警察手下的非裔人数有增无减”

其实,类似的“敦促”已经持续了好几年,但至今没能给非裔美国人带来任何希望。

弗洛伊德之死及其引发的席卷全美的“黑人的命也是命”反警察暴力和种族歧视抗议运动,曾给改革美国警务制度带来一线希望。

迫于巨大压力,美国国会众议院曾在拜登当选总统前的2020年6月和当选总统后的2021年3月两次通过《弗洛伊德法案》,旨在强化对警察不当行为的问责。但当时,由共和党掌控的参议院一直拒绝对该法案进行表决。

正如在所有其他问题上针锋相对一样,民主、共和两党在警务改革问题上也是各说各的理。其中最重要的分歧,就是该不该对肇事警察的“有限豁免权”动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截图

在共和党掌控国会众议院之后,实现警务改革更是变得遥遥无期。

事实上,自从两党谈判失败后,就连力量占优的参议院民主党人也没有就此问题积极推动新的谈判。

政客的不作为,使得弗洛伊德事件过后的四年时间里,被美国警察杀死的非裔人数有增无减。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网站:弗洛伊德被杀四年后,华盛顿以他的名义对警务制度进行全面改革的势头几乎完全消退。

据美国“警察暴力地图”网站统计,去年全美共有至少1247人死于警察暴力执法,创下近十年来的最高纪录。

而今年以来,美国警察仍在“继续以类似的速度杀人”。截至5月20日最后一次数据更新,全美在今年不到五个月时间里已有473人命丧警察之手。

其中,只占美国总人口13%的非裔在所有受害者中占到了27%。

△“警察暴力地图”网站截图

尤其不容忽视的是,虽然美国警察针对非裔的暴力执法行为数不胜数,但被追究罪责的警察却寥寥无几。

数据显示,2013年至2023年,涉及此类案件的美国警察有98%以上未受到犯罪指控,被最终定罪的更是少而又少。

△“警察暴力地图”网站截图

“赢了一件案子并不意味着正义的实现”

这也是为什么跪杀弗洛伊德的白人警察德里克·肖万去年被判有罪后,美媒普遍认为,导致这一判决结果的是此案的轰动效应及其带来的巨大舆论压力,并不是美国的法律体系本身变好了。

△美联社:四年前的弗洛伊德之死之所以引发轩然大波并导致涉事警察最终被判刑,是因为弗洛伊德的遭遇碰巧被人录了下来,特别是他的最后一句话“我无法呼吸”。但现实却是,许多其他警察暴力执法受害者所说过的同样的话都没有被注意到。

正如负责检控肖万的明尼苏达州总检察长基思·埃里森在弗洛伊德去世四周年之际对《今日美国报》所说的:“为了得到正义,我们必须赢下这个案子,但赢了这个案子并不意味着正义的实现。”

△《今日美国报》报道截图

四年来,美国年年都在纪念弗洛伊德,非裔的抗争也从未停止。

但残酷的事实却一再提醒他们,仍会有更多的弗洛伊德“无法呼吸”:

上月18日,53岁的非裔男子弗兰克·泰森在俄亥俄州坎顿市被警察用膝盖跪压约30秒,其间不断哀呼“我无法呼吸”,但警察置之不理,直到他无法动弹才将其送往医院,而医院不久后宣布泰森不治身亡。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网站报道截图

本月3日,23岁的美国空军现役飞行员罗杰·福特森在位于佛罗里达州的自家公寓里听到敲门声,出于警觉,他回屋取出一支合法拥有的手枪并打开了门,随后遭“走错门”的警察连开6枪射杀。而福特森说的最后一句话也是“我无法呼吸”。

△佛罗里达政治新闻网:在福特森的葬礼上,牧师夏普顿愤怒质问:“作为一位年轻的非裔美国人,他曾为这个国家而战。现在的问题是,这个国家会为他而战吗?”

从弗洛伊德到“弗洛伊德2.0”,再到“弗洛伊德3.0”……连续不断的非裔遭警察暴力执法致死悲剧让很多人认识到,构成美国警察制度基础的正是根深蒂固的系统性种族主义,而要“改革一个深深根植于种族主义的机构是不可能的”。

△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网站:弗洛伊德之死又一次提醒人们,美国警察部队自建立以来一直是多么反非裔。美国警察制度的基本结构就是建立在对少数族裔的监禁、折磨和杀害之上的。

素材来源丨环球资讯广播《环球深观察》

策划丨王坚

撰稿丨王坚

编辑丨杨楠

监制丨关娟娟

【责任编辑:刘维佳】
返回顶部
MN